yanxingyexx@126

诗人笔下的日寇暴行和洛邑惨状

诗人笔下的日寇暴行和洛邑惨状

(摘自《嵩洛草堂遗编》)

洛城杂诗(三)

高福堂 

守土资天险[1],中州首虎牢[2]。虎牢险何似?陡峭惕猿猱[3]。神工削不成,一夫拒万豪。捻逆西侵略,夺关竞吴刀。偃民挫其锐,凶锋黑石挠[4]。改图绕道南,郏汝驰旌旄。鼓行越三涂,伊洛尽驿骚[5]。夷险势不侔[6],胜算贼手操。岛夷久相持[7],黄流阻波涛。一旦事偷渡,恑谋假商艘[8]。故辙循捻迹,置崄走平皋。长驱入阙口,行都惊燎毛。流血赤洛水,积尸薄嵩高。旬日洛城陷,城乡遍腥臊[9]。千载劫运酷,更无逾此遭[10]。

东都朝诸侯[11],历代重帝京。城郭故完坚,楼橹矗太清[12]。岛戎火器烈,避寇先踏平。平高掘深陷[13],浚隍冀阻兵[14]。一日被围击,堑垒都所轻[15]。室屋称壮县[16],曲逆并整闳[17]。事急须巷战,比户劚战坑[18]。炮孔环垣穿[19],周匝步枪擎[20]。旬时作血战,主客竞炸轰。不雾白日暗,不云迅雷鸣。大宇飞肉血,山岳摇霆声。强寇夺隘入[21],弥望尸纵横[22]。千百什一存,刀头觅余生。一城惨如此,从知凡百城。

碧空一弹抛,一毙千人众。岛寇施毒械,制放久磨砻[23]。杀人摧枯叶,消息一丝控。华人奔避迟,登时身命送。横祸发毫忽,千古谁曾梦?疾避无良策,计惟凿深洞。生为泉下人,闻警快入瓮。瓮窄側身入,安稳胜宇栋。夷机标目准[24],华技股掌弄。下方人庐舍,掷擎无不中[25]。室塌洞口塞,不到呼娘恸。求活趍一穴,鬼箓一眴贡[26]。郡治倚邙麓[27],穿凿皆成空。避炸觉秘巧,戎马任倥偬[28]。谁知地下室,死人更可痛[29]。

商货笼中外[30],商场前此无。名巷贴廓最[31],富家金穴徒[32]。月城连负郭[33],壮丽耀通衢[34]。官廨焕新样[35],洪纤入画图[36]。纨绮填街肆[37],笙歌穷欢愉。转眼成萧索,劫灰概平铺。无室不煨烬[38],瓦砾溢坦途。强卤屈膝降[39],遗黎气欲苏[40]。刓肉补疮孔[41],瓮牖牵绳枢[42]。张皇藻门楣[43],阛阓拟旧模[44]。伸首谛内容,苟且安卑污。喘息闭风雨,粉饰遑吾庐[45]。焦土抗战后,情形付长吁。长吁竟如何?人士赋彼都。

一日飞机过,客适洛涯来。问客君处事?客叹曰悲哉。村当飞机路,当路即祸胎。骤闻长空响,奔避恐婴灾[46]。但恨脚力迟,孰肯少徘徊?炸弹猝忽下,吾村落一枚。院落无多人,妇姑一孙孩。其妇被炸没,肉血散红埃。肉块无指大,星碎粘壁苔。老媪手一罐,收拾无嫌猜。悉揭墙上肉,纳罐如捻灰。提罐示孩孙,汝母无謦欬[47]。此罐即汝母,母体此中该。观者满院哭,同声仰天哀。

鸡犬胆犹破,闻警盲苍黄。况人与空毒,那得不惨伤?死值形无余,生遭魂亦丧。宾主庭中话,霹雳塌玉堂[48]。警解急粪除[49],微息幸鼻张。裹土埋屋角,栋摧架短墙。身首土中出,相视如痴狂。人耶将鬼耶?审认顷乃详。少定知再生,庆生又涕滂。老儒执迂见,信步正徜徉。一响忽前跃,一跃数丈强。蹶然从地起[50],直趍归故乡。不知若个威,绝迹远城厢。华夏詟栗态[51],精筹难可量[52]。

龙门新桥建[53],风景益清幽。刀切两山峙,口吞伊水流。玲珑突兀起,枕山跨河流。匠心极惨淡[54],伟丽壮金瓯[55]。缥缈比霞虹,曲横掩月钩[56]。山灵吐灵趣,沦涟瑞彩浮。规模坚妙绝,功力与神谋。选胜乐秀雅[57],桥立更不侔。蒇事计工作[58],泐石镌端由[59]。巨赀不枉费[60],巧工聚输娄[61]。曩尝一登览[62],心旷散百愁。首尾无纤尘,炸药露袋头。问药何放施?敌至桥不留。今尚剩只孔,中立伴沙鴎。

死灰恐复染,铲除到乡村。人马衔枚至[63],星宵围寨垣。伏鸡欲狸搏,乳犬欲虎吞。猛兽略鼓爪,堆尸如云屯。黎旦蜂拥入,掠掳混卑尊。寒儒恶多藏?被掠犹连番。文房贮雅玩,品或重瑶琨[64]。我珍彼亦好,眙目任掀翻[65]。良朋酬书劳,携去入海门。鲜美空所有,箧笥板木存[66]。穷搜将饱飏[67],明庭作溷藩[68]。腥臭熏蒸力,耸动奸宄魂[69]。杀气盛茅檐[70],卤酋耳目昏[71]。首祸已脱免,良细尽含冤[72]。

小氓专生死[73],死者量泽蕉[74]。挞孽以自命[75],杀戮莽悍僄[76]。或烬室一磔[77],素封灭一朝[78]。或长院一火,烟焰彻重宵。或蒙头盖面,掳去巨赀要[79]。岂无酋长临[80]?军门故祸挑[81]。闭门如聋哑,抱首度中宵。卤技渐自败,零星被斩枭[82]。领队称扫荡,卤去匪益骄。卤匪相倚伏,闾阎益萧条[83]。巨寇系颈降,小丑复梁跳。伏法或私图,凶氛渐渐消。可叹嵩伊洛,荆榛常翘翘[84]。鬼蜮多面目,安全时期遥。

有友死非命,哭之过时悲。有舅死非命,每忆涕交颐[85]。舅为母家秀,才隽善丰仪[86]。陈氏乡望重,明清历盛时。及身渐中落,食多鲜厚资。竟中奸逆算,肥瘦依样欺[87]。腥风渡海来[88],乘乱逞魍魑[89]。父子及祖孙,俄顷横五尸。宗器与家造,攫夺无寸遗[90]。代传解推行[91],屠灭触枭鸱[92]。世有长厚人,谁复不自危?冤抑结苍冥[93],水旱冰雹随。不拔本塞源[94],愈治愈疮痍[95]。惨惨忍记录,氛祲正累炊[96]。                      (写于1947年) 


注:[1]天险:天然险要之地。《水经注·洛水》:“洛水又东径一合坞南,城在川北原上,高二十丈。南北东三箱,天险峭绝,惟筑西面即为固。一合之名,起于是矣。” [2]中州:古豫州。今河南一带。泛指中原地区。 虎牢:古邑名。故城在今河南荥阳市。 [3]猿猱(音蛲):泛指猿猴。唐·李白《蜀道难》:“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4]“捻逆”诸句:指咸丰十一年(1861),偃师民团与捻军于巩县黑石关之战。见第一卷《秦生传》。 吴刀:传说舜殛鲧所用之刀。借指宝刀。晋·张华《博陵王宫侠曲》之二:“吴刀鸣手中,利剑严秋霜。” [5]“改图”诸句:指同治元年(1862),捻军由汝州入洛。见第一卷《秦生传》。 郏汝:郏县、汝州。 旌旄(音京毛):军旗。指军队。清·吴伟业《避乱》诗之六:“此地村人居,不足容旌旄。” 三涂:山名。在今嵩县境。 驿骚:扰动。唐·颜真卿《临淮武穆王李公神道碑铭》:“安禄山反范阳,天下驿骚。” [6]夷险:平坦与险要。 不侔(音谋):不等同。《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众寡不侔。” [7]岛夷:指日军。后岛戎、岛寇、夷戎、强寇、强卤、巨寇同。 [8]“一旦”二句:吕蒙偷渡典。《三国志·吴书·周瑜鲁肃吕蒙传》,关羽讨樊城,后方空虚,吕蒙乘机至寻阳,尽伏其精兵于船艘中,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至羽所置江边屯候,尽收缚之,是故羽不闻知。 假:凭借。 [9]“故辙”诸句:指民国三十三年(1944),日军攻陷洛阳。 循捻迹:沿着捻军的路线。 崄(音险):险要。 平皋:水边平展之地。清·吴敏树《听雨楼记》:“山村坞集,非有平皋旷壤,通川之流。” 阙口:指伊阙。今洛阳龙门。 行都:指洛阳。 燎毛:“火燎眉毛”的略语。喻危急。 薄:迫近。 旬日:十日。 [10]“千载”二句:洛阳遭受蹂躏,以此最甚。 [11]东都:洛阳的别称。 [12]楼橹:古代军中用以瞭望攻守的高台。《北史·王思政传》:“于是修城郭,起楼橹,营田农,积刍秣,凡可以守御者皆具焉。” [13]平高:指拆除城墙。 [14]浚隍(音皇):疏通护城河。 [15]堑(音欠)垒:沟壕与堡垒。指防御工事。 [16]壮县:富庶繁盛的县。 [17]“曲逆”句:曲逆,地名。故城在今河北完县东南,汉高祖过曲逆,封陈平为曲逆侯。晋·陆机《汉高祖功臣颂》:“曲逆宏达,好谋能深。” 闳(音红):宏大。 [18]比户:家家户户。 劚(音逐):锄属。指挖掘。 [19]垣:墙。 [20]周匝:周围。《魏书·西域传·副货国》:“国中有副货城,周匝七十里。” 擎(音情):举起。 [21]隘(音爱):险要。晋·左思《蜀都赋》:“一人守隘,万夫莫向。” [22]弥望:满眼。 [23]磨砻(音龙):犹折磨。明·陆采《明珠记·别母》:“薄命合遭逢,自古佳人,偏爱磨砻。” [24]夷机:日军飞机。 [25]掷擎:指投弹。 [26]鬼箓(音录):古谓阴间死人的名簿。指死亡。三国魏·曹丕《与吴质书》:“观其姓名,已为鬼箓,追思昔游,犹在心目。” 眴(音顺):同“瞬”。时间极短。 贡:进献。 [27]邙麓:邙山脚下。邙山,在今洛阳市北。 [28]倥偬(音空总):纷繁迫促。清·王愈扩《周亮工小传》:“戎马倥偬,不废讲咏。” [29]“谁知”二句:防空洞遭日军飞机轰炸,死伤惨重。见第二卷《郭曾泰》。 [30]笼:包罗。 [31]贴廓巷:街名。今属洛阳市老城区。 [32]金穴徒:指豪富之家。《后汉书·郭皇后纪上》:“(郭)况迁大鸿胪,帝数幸其第,会公卿诸侯亲家饮燕,赏赐金钱缣帛,丰盛莫比,京师号况家为金穴。” [33]月城:即瓮城。城外所筑的半圆形的小城,作掩护城门,加强防御用。《新唐书·李光弼传》:“贼惮光弼,未敢犯宫阙,顿白马祠,治堑沟,筑月城以守。” 负郭:靠近城郭。 [34]通衢:四通八达的道路。 [35]官廨(音谢):官署。《元史·韩镛传》:“镛居官廨,自奉淡泊,僚属亦皆化之。” [36]洪纤:犹巨细。 [37]纨绮(音丸起):精美的丝制品。指少年。唐·张说《梁国文贞公碑》:“公纨绮而孤,克广前业。” 填:充满。 街肆:街巿店铺。 [38]煨烬:焚烧后的残余物。晋·左思《魏都赋》:“翼翼京室,耽耽帝宇。巢焚原燎,变为煨烬。” [39]卤:通“虏”。对敌方的蔑称。 [40]遗黎:劫后之民。金·王若虚《王氏先茔之碑》:“时甫离兵火,遗黎反侧未安。” [41]刓(音丸):挖去。《金史·后妃传上·海陵诸嬖》:“诫宫中给使男子,于妃嫔位举其首者刓其目。” [42]瓮牖(音友)绳枢:用破瓮作窗户,用绳子缚着门枢。指民生困窘。 [43]张皇:炫燿。《聊斋志异·公孙夏》:“某自念监生卑贱,非车服炫燿,不足震慑曹属。于是益巿舆马,又遣鬼役以彩舆迓其美妾……帝君曰:‘区区一郡,何直得如此张皇。’” [44]阛阓(音还惠):指店铺。清·林则徐《钱票无甚关碍宜重禁吃烟以杜弊源片》:“臣历任所经,如苏州之南濠,湖北之汉口,皆阛阓聚集之地。” [45]“伸首”诸句:谓苟且偷安,惊恐不定。 安卑污:安于卑鄙龌龊。 遑:急迫。 [46]婴:遭受。明·宋濂《怀远大将军于君墓志铭》:“君以一书生,婴乱世,乃能倡义旅以捍乡邦。” [47]謦欬(音请开去):指谈笑。宋·苏轼《黄州还回太守毕仲远启》:“神驰铃下,如闻謦欬之音。” [48]玉堂:正堂屋。 [49]粪除:指解手。 [50]蹶然:疾起貌。《逸周书·太子晋》:“师旷蹶然起曰:‘瞑臣请归。’”孔晁注:“蹶然,疾貌。” [51]詟(音哲)栗:震慑。章炳麟《张苍水集后序》:“群虏詟栗丧气而不敢动。” [52]精筹:精深的筹划。 [53]龙门桥:民国二十五年(1936)建,位于洛阳龙门伊河之上,时称中正桥。 [54]惨淡:指苦心谋划。宋·楼钥《它山堰》诗:“想得惨淡经营时,下上山川应饱看。” [55]金瓯(音欧):金的盆盂之属。指国土。《南史·朱异传》:“(武帝)尝夙兴至武德閤口,独言:‘我国家犹若金瓯,无一伤缺。’” [56]月钩:农历月初月尾之夜,其状如钩,故称。宋·周必大《入直召对选德殿赐茶而退》诗:“归到玉堂清不寐,月钩初上紫薇花。” [57]选胜:寻游名胜。唐·张籍《和令狐尚书平泉东庄近居李仆射有寄十韵》:“探幽皆一绝,选胜又双全。” [58]蒇(音产)事:事情完毕。清·魏源《再上陆制府论下河水利书》:“加以木樁灰浆工费不赀,断非汛前所能蒇事。” [59]泐(音乐):通“勒”。铭刻。 镌(音捐):雕刻。 [60]赀(音资):费用。 [61]输娄:春秋公输般与汉娄敬。前者巧于木,后者巧于金。 [62]曩:往昔。 [63]衔枚:指偷袭。 [64]瑶珉(音民):皆美玉。喻珍贵。 [65]眙(音赤)目:瞠目惊视。 [66]箧笥(音怯四):指箱子。 [67]饱飏:指欲望得到满足,即扬长而去。明·刘若愚《酌中志·内臣职掌纪略》:“由宣镇东北入犯……陷昌平,薄都城,残掠畿辅,竟饱飏去。” [68]溷(音混)藩:厕所。清·沈起凤《谐铎·蜣螂城》:“生失足堕溷藩,撑扶起立,懊闷欲死。” [69]奸宄(音鬼):劫夺。《书·牧誓》:“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孔颖达疏:“奸宄,谓劫夺。” [70]茅檐:指农舍。 [71]卤酋(音鲁求):敌寇头目。《新唐书·薛讷传》:“杀卤数万,禽其酋。” [72]良细:指百姓。《后汉书·陈龟传》:“自顷年以来,匈奴数攻营郡,残杀长吏,侮略良细。” [73]甿(音萌):种田的人。指百姓。 [74]量:比。 泽蕉:泽中之枯草。 [75]挞孽(音蹋聂):除去作物的岔芽。指农作。 [76]莽:野蛮。 悍僄(音票):强悍凶猛。 [77]磔(音哲):分解肢体。指杀戮。 [78]素封:没有爵禄而很富有的人。 [79]赀(音资)通“资”。钱财。 [80]酋长:匪寇头目。《汉书·张敞传》:“求问长安父老,偷盗酋长数人。”颜师古注引应劭曰:“酋长,帅。” [81]军门:清为提督的别称。指驻军。 [82]斩枭(音霄):将人头砍下,悬于木竿示众。清·林则徐《颁发禁烟治罪新例告示》:“贩卖者若不改业,立即斩枭。” [83]闾阎:指村落。 [84]荆榛(音真):丛生灌木。喻盗匪。 [85]交颐:犹满腮。明·刘基《感寓》诗之五:“顾此悲世运,泫然涕交颐。” [86]隽(音俊):通“俊”。才智出众。 [87]肥瘦:富裕与贫穷。 [88]“腥风”句:指日寇入侵。 [89]魍魑(网吃):传说中的山川鬼怪。指盗匪。 [90]攫夺:指抢掠。 [91]推行:指算学。 [92]枭鸱(音宵吃):猫头鹰属。喻恶徒。《后汉书·朱浮传》:“弃休令之嘉名,造枭鸱之逆谋。” [93]苍冥:苍天。清·谭嗣同《有感》诗:“世间无物抵春愁,合向苍冥一哭休。” [94]塞源:源头之塞。指关键。 [95]疮痍:创伤。指灾难。清·孙枝蔚《五月楼居雨凉欣赋》诗:“疮痍遍宇宙,得酒忍独斟。” [96]氛祲(音晋):预示灾难的云气。指时局。明·唐顺之《提督军务兼巡抚表》:“岛屿之氛祲未销,惧海波之再沸。” 累炊:亦作炊累。喻升腾。《庄子·在宥》:“尸居而龙见,渊默而雷声,神动而天随,从容无为,而万物炊累焉。”郭象注:“若游尘之自动。”陆德明释文引司马彪曰:“炊累,犹动升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