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xingyexx@126

《诗乡漫语》序 侯发山

《诗乡漫语》序

侯发山

能为人作序者,多为名人、专家、学者,我虽说担任当地作协主席,但不论从哪方面来说,资历尚浅,应当说没有为人作序的资格。    阎兴业老师是巩义市的一位老作者,是我尊敬的一位长者 (称阎老比较合适)。阎老业余时间笔耕不辍,为人热情、谦逊,且还是一位资深驴友,可以看出,阎老是一位热爱生活、充满阳光的人,是一位把夕阳当朝阳的长者。基于此,我便不好过分推脱,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

阎老这辈子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挫折,其间有快乐也有辛酸,有成功也有磨难,种种滋味当初并不完全能够体会,如今事隔多年后,再次回忆起来,却有了不同的感觉和领悟。《诗乡漫语》已经呈现在读者的面前,似乎用不着做过多的解读与评判,但我还是想概略地说一下总的印象:内容健康,思想纯正,充满了对祖国、人民、家乡的由衷热爱和激情颂扬。这是本书总的格调。因此说,虽然每字每句都是阎老内心情感的真实流露,喜乐如此,伤悲亦然,但是,阎老对作家的社会责任和作品的教化作用是非常清楚并有足够的认识的。

关于阎老文章的艺术特色,也是有很多话可以说的。我仅举三点谈谈个人粗浅的看法。首先,富有情感是阎老文章的一个突出特色。文学作品特别是风物游记,有无炽热的感情会成为成败的关键。因为这类文章先贤之著述甚丰,如果没有独到的东西,无异于班门弄斧,一旦落入别人窠臼,终成笑柄。阎老正是倾注了情感在里面,才使他的文章避免了干瘪、僵硬、概念化的通病。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经说过:“大凡人之感于事,则必动于情,然后兴于嗟叹,发于吟咏,而形于歌诗矣。”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阿来也曾这样说过:“文学作品,我们不要片面地注意它所谓思想的深度,因为它里面的思想总结出来其实都很简单,而真正复杂、有深度的是它的情感。”阎老感情丰富,思维敏捷,一旦进入创作境界,很自然地就凝聚笔端,倾注到描写对象的文章中。如他的《长寿山》,除了描写自然景观外,还把红色文化、福寿文化、孝道文化等融入进去,也很自然地把景区缔造者的功劳穿插其间,就赋予了长寿山独特的风采和魅力。如他的诗歌《游慈云寺》,最后写道“和谐共相处,缩小贫富悬,人类极乐景,何日现眼前?”都是真情流露,没有给人造作的感觉。如他的《老庙山》《白云山》,如他的《石子河》《小龙池》,等等,都注入了浓郁的感情。阎老写的佳山秀水、名胜古迹如果也是我曾经去过的地方,往往能引起强烈的共鸣;而我没去过的,则会产生也去看一看的欲望。

《诗乡漫语》的第二个特色, 相当注意诗文的含蓄性。一说起诗文的含蓄,前代文人多喜欢引用唐代司空图的“不着一字,尽得风流”,宋代梅尧臣的“壮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以及严羽的“言有尽而意无穷”。这些话的意思是说写文章不能太直白,不要把话说尽,要留白,让读者去想象。阎老很懂得诗文的创作规律,他有相当一部分诗歌写得相当含蓄,让读者读起来如雾中观花、隔帘望月一样,呈现的是一种朦胧美。如他的《布达拉宫》,“文成松赞唐风到,五星红旗降吉祥,边疆永固农奴笑”,简简单单几句,蕴含了丰富的内容,给人无限遐想的空间。为了节省篇幅,不再一一举例说明。

关于本书的第三个特点,就是每篇诗文都配以图片,这些图片都是阎老亲自拍摄的。阎老虽不是摄影专家,这些照片也未经加工,如他的人品一样朴实,但构图非常巧妙,一个个美的瞬间,同样能激起读者心中的涟漪。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图文并茂,相得益彰,适合传统文学爱好者阅读。

一位退休老人,不去提笼架鸟、含饴弄孙,却能静下心来思考人生,回味历史,关注民生,萦系国事,令人感佩。阎老读书甚多,写作实践丰富,加之我对他人品、文品、经验积累丰富诸多方面的了解,相信他会有更多的精品佳作不断问世。

 

侯发山,当代著名小小说作家,河南省巩义市作家协会主席。相继在《北京文学》《小说界》《山花》《飞天》《四川文学》《山东文学》《天津文学》《厦门文学》等一百多家省市纯文学刊物发表小说上千篇,有二百余篇被《小说选刊》《读者》等刊物转载,有上百篇被收入各种年选、排行榜和中学生课外教材等,著有小说集十六部。曾获吴承恩文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奖项六十多次。

《诗乡漫语》序             侯发山 - 二毛羔 - 二毛羔的博客《诗乡漫语》序             侯发山 - 二毛羔 - 二毛羔的博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