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xingyexx@126

文明社会的敌人

吴俊刚:文明社会的敌人

发布时间:2015-04-12 来源:联合早报网 

    要给文明一个明确的定义并不容易。这里笼统地指一般意义上,是相对于野蛮而言的文明。一个自诩文明的社会,其成员通常也会觉得自己有文化、有教育、有教养。新加坡人大概都会认同自己是文明人;我们的社会当然也完全称得上是个文明社会。


    一个文明社会有什么敌人呢?这个问题也许可以分外部和内部两方面来讨论。先就外部说。文明社会最大的敌人,也许就是文明人心目中的野蛮人了。古今中外的历史中,有许多文明的社会被野蛮人入侵而倾覆灭亡的例子。在西方历史上,曾经独霸一方的罗马帝国的衰亡,主要外因之一就是受到当时的各种野蛮人的不断侵扰。中国历史上朝代的更迭,也有诸多“文明”不敌“野蛮”的事例,如五胡乱华,金人打垮了宋朝,满清灭了南明等。


    一般来说,当一个社会进入文明阶段时,都会相对富庶,也往往因此招致生活条件差,和生存环境恶劣的野蛮人的侵扰掠夺。今天,照理野蛮人已走进历史,因为世界早已进入文明时代。所以,文明社会不应该再有野蛮敌人。但事实并非如此。比如,如今四处为患和作恶的极端、狂热宗教与恐怖组织,在我们看来是既邪恶又野蛮的。


    在中东的叙利亚和伊拉克占据大片土地,自称“伊斯兰国”的极端伊斯兰恐怖组织,其暴行就堪称野蛮至极。这个组织的成员除了会用现代武器攻城略地,所到之处,也奸淫掳掠;同时也向手无寸铁的新闻记者和人道主义工作者下手,以他们作人质,向有关国家勒索巨款,或是以“斩首”的残暴方法杀害他们。这些现代的野蛮人,应视为现代文明社会的公敌。


    很不幸的,现代野蛮人以打着伊斯兰旗帜的极端宗教和恐怖组织居多。他们的暴行也包括破坏和摧毁其他宗教或文明的历史与文化遗产。如2001年阿富汗的塔利班政府,用火箭炮炸毁了巴米扬大佛;不久前,伊斯兰国组织在伊拉克摩苏尔城,以鎯头敲碎当地主要博物馆内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文物。紧接着,这些恐怖分子又以重型车辆,铲平伊拉克境内尼姆鲁德的亚述古城遗迹。


    在此之前,2012年,西非国家马利北部地区的宗教极端组织“伊斯兰捍卫者”,则破坏了当时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濒危世界遗产的通布图古城;去年,非洲尼日利亚的回教极端组织博科圣地掳绑了数百名女学生,强迫她们改信回教。这个恐怖组织前不久宣布效忠于伊国组织。野蛮人正在世界各地向文明社会发动攻击。文明社会面对这样的野蛮攻击,要嘛束手无策,要嘛处于守势。


    很多人也许还没有意识到,这些现代的野蛮人实际上比原始的野蛮人可怕得多!因为,除了原始的暴力,他们也懂得利用各种现代科技手段,如通过网络和社交媒体,在世界范围内招募成员,给他们洗脑,让他们觉得加入恐怖组织参加所谓的“圣战”,是件无比光荣的事。数以千计来自所谓文明社会的青年,就这样被送上前线去当炮灰,至死不悟。有些到了战场,才发觉上当,想要脱逃,但很快便被处决,只有少数人幸免。


    有人也许会觉得奇怪,为什么竟有那么多的文明社会成员,那么容易被这些野蛮人说动,加入他们的行列,明明是去送死还自以为是作烈士。这就是现代野蛮人聪明之处,它们把政治和宗教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利用宗教对信徒的感召力为政治服务。宗教热情很容易使一个人丧失理智和原有的判断力。文明社会也许现在才开始认识到这种现代野蛮人所带来的危险性,但却还没能拿出一套有效的对策。这肯定是危险的。


    但文明社会的更危险敌人也许并非外敌,而是来自内部。自诩文明的社会,往往会从原来的重武轻文,转向重文轻武,社会性质从刚强变成柔弱,然后又从柔弱变成腐化。主要是因为生活变好了,使人们失去了危机感而陶醉在安逸之中。


    所以,重文轻武的宋朝养士三百年,文化上是有成就的,却经不起金兵铁骑的蹂躏。罗马帝国的衰亡也是从内部腐化开始的。安逸的生活使人安于现状,失去了进取心和奋斗力,没有崇高的理想,生活更多的是追求财富,满足物欲;社会成员也往往因利欲熏心而争斗不休,不同的群体往往会因为致力于凸显本身的权益,罔顾或看不到社会的整体利益所在,因此凡事都无法取得共识。社会逐渐分化,进而导致价值观的错乱,社会规范的崩溃。这种自毁长城的转变,才是最致命的。


    在社交媒体无孔不入的今天,文明社会也面对前所未见的潜在危险。互联网使信息的传递及时化,但也使信息的传播错乱化。更多的人从网络获取信息。那是一个与传统媒体大不相同的信息世界,它真假难辨,是非混淆,莫说无知青少年会被荼毒误导,即使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难免受到各种网络虚假消息和似是而非的评论的误导。网络也让少数破坏者可以轻易地散播谣言和发表虚假消息,搅混水,做贼喊贼,使社会分化加速,也使当今的国家治理难上加难。网络形成的虚拟世界,是一个无政府世界,它已成为众多犯罪分子、色情贩子、毒品贩子、恐怖分子、极端宗教组织潜藏并向文明社会发动攻击的庇护所。


    仔细看看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这个文明社会,是否也正面对上述各种内忧外患的夹击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