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xingyexx@126

北宋皇陵会圣宫巨碑

北宋皇陵会圣宫巨碑

阎兴业

在巩义市境内,金牛山、白云山以北,青龙山以西,虎山坡以东,伊洛河以南,这10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是北宋的皇陵区,分布着宋代陵墓近千座。其中包括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炅、宋真宗赵恒、宋仁宗赵祯、宋英宗赵曙、宋神宗赵顼、宋哲宗赵煦,以及赵匡胤之父赵弘殷的“七帝八陵”,还有22座皇后陵,以及陪葬的皇室家族成员和王公勋臣的坟墓等。

北宋八座帝陵建制相同,分上宫、下宫两部分,称兆域,占地面积大都在千亩以上,宋太祖的永昌陵竟多达1800亩。兆域内,当年楼台连片,殿宇辉煌,雕像肃立,柏林成道,绿草如茵;周围广植松柏、楸梓、枳橘,形成林木隔离带。真可谓郁郁葱葱,威严神秘,俨然是一座座城池,故又称柏城。

宋陵还有著名的“三寺三宫”,即昭孝寺、罗汉寺、宁神寺,孝义宫、永安宫、会圣宫。其中宁神寺、孝义宫、永安宫均在陵区之内,而罗汉寺在金牛山南面的丁沟村;昭孝寺在洛河以北焦湾村康北村之间;会圣宫也在洛水北岸,位于邙岭南麓凤凰山(古名訾王山,宋时改名凤台山)上,是宋仁宗为永昌、永熙、永定三陵而修建的一处皇家太庙兼行宫。

赵匡胤是宋王朝的开国皇帝,登基后追谥其父赵弘殷为宣祖,并于乾德二年(公元964年)四月迁葬父墓于巩县常封村西北处,名安陵,今称永安陵。宋太祖于开宝九年(公元976年)十月二十日驾崩于汴京,次年四月二十五日葬于永安陵西北450米处的龙洼,定名永昌陵。宋太宗原名赵匡义,后改名赵光义,再改赵炅,承兄基业,在位22年,于至道三年(公元997年)三月驾崩,当年十月葬于永昌陵西北1000米处滹沱村东,尊名永熙陵。宋真宗赵恒为太宗之第三子,子继父业,在位26年,于乾兴元年(公元1022年)驾崩,后葬于蔡庄村北岭卧龙岗,尊名永定陵。至此,陵区已经有了四座皇帝陵园(包括宣祖的永安陵)。

为了加强对皇陵的维护和管理,宋初在陵区设望陵县。宋真宗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割巩县今康店、孝义、北山口、芝田、西村、鲁庄、回郭镇和偃师县山化、缑氏、府店等地,以及登封县今少林寺、中岳庙以北地区,设永安县,派四品官员任令尹,驻守禁军8000余人,治所在今芝田镇区,隶属西京洛阳管辖。宋仁宗赵祯继位后,君臣计议需在永安县创修一座大型宫苑,以安放太祖、太宗、真宗“三圣遗容”,解决每年春秋祭祀人员的驻跸、膳食、演礼等所需。天圣七年(公元 1029 年)正月,仁宗下诏在洛河北岸邙岭南麓訾王山修建会圣宫。

史载会圣宫初名三圣宫,修建历时近两年,于天圣八年(公元1030年)闰十月十五日竣工。它坐北向南,占地近百亩,左有温泉喷涌,前有洛水奔流,可南眺永昌、永熙、永定三陵,远望金牛山、白云山,以至嵩岳二室诸峰。开宫庆典之日,仁宗皇帝亲临这“隐若中天,宛若仙域”之地,御笔赐名“会圣宫”,钦命专职人员管理,并派禁军驻守,还选当地20家“柏子户”负责内外种植、管理松柏花卉,费用由国库开支。宋仁宗为显示皇家荣耀,还体察民情,准许五日内士民百姓瞻仰拜谒,一时传为佳话。为便于交通,明道二年(公元 1033 年)又在洛河上寺沟村、訾殿村对应处修建大型渡桥一座,名曰奉先桥,可直达各陵区。

据史料记载,会圣宫是一处供皇家祭祖、祈福、演礼、驻跸、休憩的太庙宫苑,布局谨严,用料考究,富丽堂皇,具有皇家“宫庙合一”的尊贵和气派。这座规模宏大的建筑群,由宫门、仪门、照壁、前殿、正殿、后殿、配殿、楼阁、廊庑、亭台等组成。主体建筑为神御殿,即正殿,建筑在两丈多高的须弥座上。座分三层,每层都围绕有汉白玉雕刻的栏杆。殿高九丈,宽九间,进深五间,代表着帝王的“九五之尊”。从外面看,重檐复宇,四角高翘凌空,殿顶金黄色琉璃瓦覆饰。殿内雕梁画栋,天花板绘龙凤图案,中央金龙藻井,两旁耸立蟠龙金柱,四壁系檀木雕花围屏。正面神厨供奉太祖、太宗、真宗御容画像,殿内布置如其临朝时一样。左右壁上是三代皇帝治国安邦的功德铭文。皇子皇孙在祭陵前需在三圣宫内拜谒圣像,瞻读铭文,以报本追远、励精图治、躬政爱民、祈求江山永固。

会圣宫的修建,虽劳民伤财,可也算宋仁宗的一项盛举。为此,欧阳修呈献了一篇《会圣宫颂》,充分展现了会圣宫的宏大规模和祭典盛况。

圣宫颂并序

宋·欧阳修

西京留守推官将仕郎试秘书省校书郎臣欧阳修谨斋心涤虑,顿首再拜,言:

臣伏见国家采《汉书》原庙之制,作功于永安,以备园寝。欲以盛陵邑之充奉,昭祖宗之光灵,以耀示于千万世,甚盛德也。修永惟古先王者,将有受命之符,必先兴业造功,以警动觉悟于元元,然后有其位。而继体守文之君,又从而显明丕大,以纂修乎旧物。故其兢兢勤勤,不忘前人,是以根深而叶茂,德厚而流光,子子孙孙,承之无疆。

伏惟皇帝陛下,以神圣之德,传有大器,乾健而正,离继而明。即位以来,于兹十年,勤邦俭家,以修太平。日朝东宫,示天下孝亲。执笾豆三见于郊,日生轨道,光明清润。河不怒溢,东南而流。四夷承命,欢和以宾。奔走万里,顾非有干戈告让之命,文移发召之期,而犀珠象牙文马瑴玉旅于厥庭,纳于厩府。如司马令,无一后先。至德之及,上格于天,下极于地,中浃于人,而外冒于四表。昆虫有命之物,无不仰戴,神威圣功,效见如此。

太祖创造基始,克成厥家,当天受命之功。太宗征服绥来,遂一海内,睿武英文之业;真宗礼乐文物,以隆天声,升平告功之典;陛下夙夜虔共,嗣固洪业,纂服守成之勤。基构累积,显显昌昌,益大而光,称于三后之意,可谓至孝。况春秋岁时,以禘以袷,则有庙祧之严。配天昭孝,则有郊庙明堂之位。篆舍刻石,则有史氏之官。歌功之诗,流于乐府;象德之舞,见乎羽毛。惟是邦家之光,祖宗之为,有以示民而垂无穷者,罔不宣著。陛下承先烈,昭孝思,所以奉之以严,罔不勤备。圣人之德,谓无以加,而犹以为未也。乃复因陵园,起宫室,以望神游。土木之功,严而不华,地爽而洁,宇敞而邃。神灵沓冥,如来如宅,合于礼经孝子謦咳思亲之义。

愚以为宫且成,非天子自临享,则不能以来三后之灵。然郡国不见治道,太仆不先整[厂舄],恬然未闻有司之诏,岂难于动民而迟其来耶?特以龟筮所考,须吉而后行耶?不然,何独留意于屋墙构筑,而至于荐见孝享,未之思耶?况是宫之制,夷山为平.外取客土,锻石伐木,发兵胥靡,调旁近郡,如此数年。而道路之民,徒见兴为之功,恐愚无以识上意。是宜不惜属车之费,无违数日之劳,肺然幸临,因展陵墓。退而谕民以孝思之诚,遂见守土之臣,采风俗以问高年,亦尧舜之事也。古者天子之出,必有采诗之官。而道路童儿之言。皆得以闻。臣是以不胜惓惓之心,谨采西人望幸意,作为颂诗,以献阙下。

词曰:

巍峨穹崇,奠京之东。有山而崧,淹沦道源。汇流而渊,有洛之川。川灵山秀,回环左右。有高而阜,其阜何名?太祖太宗、真宗之陵。惟陵之制,因山而起,隐隐隆隆。惟陵之气,常王而喜,郁郁葱葱。帝怀穹旻,受命我宋,造初于屯。帝念先烈,用顾余家,宣力以勤。赫赫三后,重基累构,既丰而茂。燕翼贻谋,是惟永图,其传在予。曰祖曰宗,有德有功,予实嗣之。克勤克绍,以孝以报,予敢不思。惟此园陵,先后之宅,既宅且安。后来游止,弗宫弗室,神何以驩。乃相川原,乃得善地,地高惟丘。乃以荆灼,乃詋宝龟,龟告曰猷。帝命家臣,而职我事,而往惟寅。一毫一丝,给以县官,无取于民。伐洛之薪,陶洛之土,瓦不病窳。柯我之斧,登我之山,木好且坚。家臣之来,役夫万名,三年有成。宫成翼翼,在陵之侧,须后来格。有门有宇,有廊有庑,有庭有序。殿兮耽耽,黼惟襜襜,天威可瞻。庭兮殖殖,钩盾虑戟,容卫以饬。太祖维兄,太宗维弟,真宗维子。三圣嶷嶷,有以正位,于此而会。圣兮在天,风马云车,其来仙仙。圣会于此,灵威神驭,其宫肃然。圣既降矣,其谁格之,惟孝天子。圣降当享,其谁来荐,亦孝天子。孝既克祇,而来胡迟,其下臣修,作颂风之。          

(据清·乾隆五十四年《偃师县志》抄录。)

欧阳修(公元1007 - 1072年)字永叔,号醉翁,晚年自称六一居士,北宋中叶文坛领袖,曾修撰《唐书》。一篇《会圣宫颂》,可谓妙笔生辉,字字珠玑,名扬天下,实乃传世名作珍品,展现了一位诗文大家的风采。《颂》以博大的内涵、忠诚的赞颂、高超的比喻、精美的语言,引经据典地提出修建会圣宫的宗旨:“臣伏见国家采《汉书》原庙之制,作宫于永安,以备圆寝。欲以盛陵邑之充奉,召祖宗之光灵,以耀示于千万世,甚盛德也。”大笔所至,有凭有据,目的作用,跃然纸上。颂文起承转合,无斧凿之痕,称颂在位的仁宗皇帝励精图治,俭朴孝道,天下呈现升平的景象:“河不怒溢,东南而流。四夷承命,欢和以宾”;“上格于天,下极于地,中浃于人,而外冒于四表。昆虫有命之物,无不仰戴,神威圣功,效见如此。”精练的语言,把天、地、人、昆虫有生命之物都在“皇恩浩荡”中感化了。文章赞颂太祖克诚厥家创基业,太宗睿武英文统四海,真宗礼乐文物隆天声,当世皇帝“嗣固洪业,篡服守诚之勤”,修宫祀祖之孝德。继之,记述了宫苑的地理位置,建筑格局等等。并上言“古者天子之出,必有采诗之官,而道路童儿之言,皆得以闻。”劝谏皇帝广开言路,听取民间心声,可谓是发自一位忠臣的内心。会圣宫今已无存,而欧阳修的《会圣宫颂》给我们留下了一篇难得的研究会圣宫的历史资料。

宋仁宗景祐元年(公元1034年)清明节祭祀祖陵之后,皇族宗亲与朝廷大臣共奏仁宗皇帝,言会圣宫乃太庙祀祖、祈福之所,需竖碑修文,以褒先祖帝业功德,永垂千秋。仁宗准奏,工部立即选派官员与石工名师选石刻制,同年九月十三日落成。

会圣宫巨碑,当地人称 “龟驮碑”,总高9. 20米(不含龟下两层底座),被誉为“中州第一碑”,它由碑帽、碑身、碑座三部分组成。碑座有三层:最下为一长方体底座,长4. 03米,宽3.26米,四侧遍刻海水纹。其上为一长八角形石座,长1. 69米,宽1.35米,高0.8米,上刻茎枝牡丹花纹。再上为一驮碑赑屃,身高1.5米,首尾4.4米,体宽3米。它看起来驮重若轻,憨态可掬,一个成年人站在台下,举手仅能摸住它的鼻子。三层碑座之上稳立大碑,碑身高4.8米,宽2.19米,厚0.55米。碑阳四周线刻龙云花纹,碑侧浮雕飞鹤流云图案,线条流畅,美轮美奂。碑帽高2. 90米,宽2.22米,厚0.72米。碑帽周边高雕舞龙四条,龙尾盘向顶端,龙头伸向四角。中间上部有一尊佛像,下部为一圭形题额,阴刻三行篆书“新修西京永安县会圣宫碑铭”12个大字。整碑三部分有机结合,浑为一体,雄伟壮观。1963年6月20日被河南省政府定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不久前被列入第七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会圣宫巨碑铭文,楷书竖排,共36行,每行84字,由翰林学士、金紫光禄大夫石中立撰文,翰林侍召书院祇侯李孝章书丹并篆额。从艺术角度讲,其文稿、书丹、铁笔堪称“三绝”。碑文开篇言道:“臣闻,宅万邦而垂统者,帝王之丕基也。故奉先之道,崇其孝而大;亘百世流光者,祖宗之懿德也。”开宗明义,亮出“垂统”、“帝业”、“孝道”、“祖德”之总旨。接着以赞颂之辞,盛誉太祖“武功”安天下,太宗“圣德”施仁政,真宗“教化”感悟民。更是不惜笔墨赞颂仁宗“慈俭”、“躬耕”、“勤于稼穑”等。继而记述会圣宫的地理位置,山川形势,开工时间,竣工日期,以及士庶朝谒的盛况等等,最后以近80句的韵文结束。全文洋洋洒洒,纵横捭阖,长达3000余字,实为全国碑文之最。

《新修西京永安县会圣宫碑铭》原文如下:

翰林学士金紫光禄大夫行给事中知制诰、判集贤院勾当三班院、上柱国乐陵郡开国侯、食邑一千二百户臣石中立奉敕撰

翰林待诏、御书院祗侯臣李孝章奉敕书并撰额。

臣闻:宅万邦而垂统者,帝王之丕业也。故奉先之道,崇其孝而为大;亘百世而流光者,祖宗之懿德也。故锡羡之庆,炳其耀而弥显。成周之卜惟洛祀,验风雨于神枢。炎刘之祚我上京,游衣冠于高寝,盖以钦其世列。奠厥灵居,履霜露以沾裳;聿凝宸感;列枌榆而设社。爰考国章,非夫舄奕垂休,无以袭巍巍之盛;吉蠲致飨,无以表烝烝之思。宝系有开,皇眷攸属,我国家应五运之会,接三神之欢。炎上腾精,赫淳耀而斯渥;灵长启祚,竣洪源而莫纪。

太祖延受休命,恭膺正统。下民欢载,洽讴歌而有归;协气洪流,伟符瑞之交荐,振一戎而大定,总万化而克昌。化迪清平,世臻蕃衍。

太宗挺维睿之德,恢至治之具,声明震叠,纪律昭宣,嘉靖庶邦,以揽乎乾纲之要;饮承天命,以建乎中和之极。舜阶舞羽而遐裔来格,羲图画象而斯文曲备,德崇富有业臻太平。

真宗绍复丕基,宪章邃古,重华协帝,天启于神谟;浚哲维商,日跻于圣敬。宅群荫于醰粹,纳百揆于雍和,展采芹以答清宁之贶。鸣銮景毫,以扬希阔之仪。微胡琐而不顾,光有容而必照,卓越之度,不可称己。

皇上财成景化,祇遹先猷,蕴清明而在躬,守慈俭以为质。御六气之辨,统和于天人;躬千亩之耕,忧勤于稼穑。向明成南面之治,下令如流水之源,钦恤庶刑,以彻乎脂纲之密;询求多士,以来乎骨鲠之议。贲金玉以垂度,一文轸以同风,德洞沦冥,信周翔洽。兴廉举孝,所以炳乎邦光;纪好息民,所以厚于时聘。夫赞扬迪哲,至道也,陛下能行之;虔恭劳廉,圣则也,陛下能守之。滋液之休,披图而可见;幅员之广.辟纩以维明。其居也静而渊,其动也博而利。域跻寿而胥悦,家怀让而敦劝,繇顺考古道,钦奉天经,眷三川之归都,乃列圣之攸宅。土圭测景,契阴阳之和;文龟负图,开圣明之奥。水绎绎以凝奥,气葱葱而发祥,兆城有严,封树相望,三后在天而垂贶,万灵护野以兆休。陟配于京,既崇其规格。因山为体,自成于宏厂。分缭垣而屹立,植双表以齐平,折衷其宜,高视前世。以为坟卫之禁,素举于彝章;苹藻之奠,未广于寅奉。

谨按地志,訾王山者,冠于诸阜,佥日奥区,协太史之明占,锡凤台而纪号。前瞻少室,伟灵异之所躔;却负太行,邈穹曼之设险。控川陆之兼会,介周郑之通衢。嵩颜豁以中开,溪声浩其双接。自天圣八年盂春之初,首议胥宇,俯寿原之爽垲,拟阙宫之靓深,揆纬裁基,以程乎丰约。审曲面势,以极乎经营。人以悦来,匠以心竞。林衡潺水,文怪绮柏之质,山积而登用;大壮取象,上栋下宇之饰,翬飞而增丽。餐余霞于镂粢,历倒景于层梁。珠庭底平,界道绳直。砻他山之石,以岩于交楯;节睢阳之杵,以竣于颓棚。据宝势之凌竞,迩初陵之岑寝,圆渊绮焕,翔鯤仰而弗逮。重橑栉比,尺蠖动而成响。翼长廊之四姓,旅万楹而有闲。轮焉奂焉,稽百堵之咏;去泰去甚,振三代之规。章成明密而神迷其方,登降照烂而目眩其际,不愆于素,罔或告劳。越明年闰十月十有五日宫成,隐若中天,宛若仙域,乃降温诏,命曰“会圣”,揭诸银榜,焕在璇题。保天祚于寝昌,旌神功于不朽。

爰是宏开秘殿,严设睟容,珠幄熉黄,藻旒腌蔼,鼎峙而分圣位,玉温而耸天晖。想亹亹穆穆之风,尊严可象;仰颙颙邛邛之德,表则斯存。率拱侍于勋臣,灼为仪于近列。其中则珠堂天邃,琼壁环周,绚妙绘以交施,象内朝之有肃。银铛左貂,给事殿省之列,旅陈于外;璧台金屋,充选掖庭之缀,序分乎内。衔铃树组,焜耀蔽日之旌,鵷列于前。刻羽流商,激越钧天之奏,鳞集于后,百司俱备,五彩咸彰,正爵辨仪,趋翔而中节。随行象颂,炳焕以扬辉。

落成之日,特遣使以奉安之,昭殊礼也。复陈法醮,旋建清场,延驾筵之高真,集屏尘之上土,金仙羽【礻属】,凌汙漫以交舒;紫极灵章,叩清明而上达。仍开宫五日,许士庶朝谒,衣缨杂袭,绮组缤纷,抠裳连【礻艺】以并趋,蹈德咏仁而胥乐。表里悦穆,室家相庆,繁缛之典,焕乎惟新。每星驿展转,天机促驾,或衔如丝之旨,或被追锋之召。旆悠悠而照野,人憧憧而假途。衔造于庭,以申虔奉。疏瀹澡雪,以涤于陈襟;擎跪曲拳,以遵于臣礼。著在令甲,垂为景猷。扬世庙之威神,示朝家之轨范。命中使总莅其官,阁辟有程,督察无旷。仍即其东南之地,特崇其象设之居。宝色焕乎焜煌,禅林美乎萦映。霓轩云阁,隆九仞于鹿园;夕梵晨钟,交二音于鹫岭。曲池涵功德之水,众果散清凉之阴。胜侣狎臻,法筵大启,黄宣妙谛,以扇一极之风。恪奉真游,以济三乘之辙。四字之资给丰矣,百福之庄严备矣。若乃寒暑易候,寅错警时,陈植壁之多仪,殿祈褫之精意。仙缜交发,将岸谷以共清;婴香馥芬,与烟云而竟合。渺海聚之无量,期道济于不穷。神其格思,化感无外。此乃陛下聿追来孝,翕受敷施,浚发睿心,以加于百姓;夤威景命,以奉于十伦。宜乎纯嘏来同,丕应绍至,霈殊休之汪濊,洽灵寝之鸿平。丹羽巢阿,纶纷而表庆;仙衣拂石,延懋以齐荣。永底蒸民之生,茂扬盛德之事者矣。臣职尘扃禁,学昧缣缃,蹁影丹帷,曷承答于清问;褒功镂石,莫摅发于英词。仰被俞音,内增惕虑,敢扬懿范,庶示方来。

铭曰:炎灵起运,赤符呈祥。造我区夏,扬其烈光。真系有属,鸿徽聿昌。缇轴茵蔼,瓜瓞绵长。于铄三后,继天作圣。丕昌生民,绍闻明命。则尧为大,兴黄比盛。九服咸归,万景攸正。我皇嗣统,化格泽淳。照汉云章,独运陶钧。禹不自暇,汤惟又新。漏泉疏渥,弛罟推仁。奉若先猷,崇兹孝志。在祀弥恤,因心罔匮。对越清庙,备成福事。孺慕兴怀,时思展义。乃眷洛土,实惟帝都。寿陵高敞,拱木纷敷。风树不止,春露既濡。必崇胥宇,永奠灵区。爰建清宫,俯临剧县。率见昭考,以时致荐。列堵若星,挥斤轶电。凹凸凝采,丹青点绚。云屋天构,阳荣雾披。以安灵康,以奉仙祺。垂旒写照,泽玉含姿。克昌厥后,永言孝思。傍启梵庭,广营佛宝。禅慧攸集,土木兼造。球幡映日,金绳介道。赞呗交诵,薰修致祷。惟祖德兮诒谋,惟帝心兮荷休。诚僾肃之所感,期戬谷以来求。经始勿亟兮卜兹宝势,告厥成功兮靡逾间岁。壮崇址兮控三川,佐丕图兮垂亿绵。

景祐元年岁次甲戌九月丁亥朔十三日已亥建

中书省玉册官御书院祇侯臣入内内侍省内侍高班勾当会圣宫同监修碑楼臣杨承政,缺入内内侍省内西头供奉宫监修碑楼权勾当会圣宫臣肖继元,礼宾副使勾当御药院提点管勾会圣宫臣任承亮

(据明·弘治《偃师县志》抄录)

会圣宫巨碑原有碑楼,由内侍官杨承政、肖继元.礼宾官任承亮三人负责监修,由此可见级别之高。可惜的是原碑楼早已无存,现在的碑楼是去年重修的。

巨碑三层楼高,仅碑帽就有万斤以上,碑身重达10几吨,而采石场在西南百里外的栗子山,如何翻山越岭运到这里,又是如何渡过洛河,实在令人费解。有人说是用好多车组合人力拉来的,也有人说是利用圆木滚动推来的,还有人说是冬季洒水结冰滑来的。可这又需要动用多少人力,耗费多长时间啊!而一座皇陵需要采集、运送两三万块这样的巨石,每块一两吨甚至几十吨,这是多大的工程量啊!真是不可思议。

近千年来,会圣宫巨碑经风沐雨,阅尽人间沧桑,引发出不少民间传说。如 “土围脖子”的故事:当年负责竖碑的监理官将碑身竖起后,如何将万斤碑帽戴上去,却一筹莫展。工期紧急,延误将有被杀头的危险,他急得像无头的苍蝇到处乱闯,路上撞见一位白胡子老头儿。老人问他何事这么焦心,他见老人面容慈祥,饱经沧桑,就倾诉了心事,并哀声向老人求教。老人听后,仰天大笑说:“我已是土围脖子的人了,哪还有什么好办法!”说着抬手自下而上捋住了自己的脖子。监理官听言见状,茅塞顿开,高兴得跳起来,大呼:“太好啦!”他扭头就跑,突然又想起没有感谢老人,回首望时,老人已不见了。回到工地,他马上照老人说的办法,让工匠人夫等在碑身周围堆土成丘,然后把碑帽顺斜坡拉了上去,稳稳地戴到碑身上,大功告成。还有一个“神龟喝水”的故事:驮碑的赑屃,传说是一只神龟,每当夜深人静,驮着大碑到洛河边喝水。天长日久,把往返走的路压成了一条深沟,人们称其为“龟沟”。它的两眼会在夜里发光,如两个红色灯笼。清末修筑陇海铁路时,几个洋人测量设计路基,发现石龟的眼睛珍贵,就想盗宝。一天夜里,几个洋人带着工具,偷偷摸摸来到龟前,正要动手时,突然一声霹雳炸响,两个火球从龟眼里腾空而起,消失在夜幕中。几个洋人见此情景,丧魂落魄逃窜,急不择路,全部摔死在龟沟里。自此,人们改称龟沟为“鬼沟”。几十年前,有村民迁住此处,遂改今名为“文化沟”了。

自仁宗起,英宗、神宗、哲宗直至徽宗时期的80多年间,会圣宫都是北宋皇室的祭祀、祈福之所。每年春秋两次祭典,皇室成员和文武百官先到这里沐浴斋戒,演习礼仪,然后过洛河到各陵举行奠仪。徽宗赵佶政和三年 ( 公元 1113 年 ) 三月,将永安县升格为永安军,加强了对陵区的管理,提高了政治地位,达到了鼎盛时期。

政和五年(公元1115年)东北女真族灭辽称帝,建国号为金,窥视中原,威胁北宋王朝。宋钦宗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春,金兵犯境,直达宋京师开封城下。钦宗派人议和,订立城下之盟,割地赔款,金兵才退回黄河以北。这年八月,金军毁约,又两路南侵。十一月十五日西路统帅粘罕率军从孟津渡河,十七日占领会圣宫及洛阳、永安、巩县、偃师、登封,宋军不战而溃。粘罕在会圣宫扎下营盘,放任金兵撕毁御像、捣毁祭器,劫掠珍宝,拆墙扒屋,砍林伐木,人践马踏,吃喝玩乐,拉屎拉尿。金兵更是在各陵区恣意横行,烧杀抢掠,掘墓扬尸,无所不用其极。数日后,粘罕率军东进,下令放火烧毁会圣宫及绵延几十里的诸皇陵。顿时黑烟翻滚,火光冲天,遮天避日,达半月之久,会圣宫及诸陵建筑,都变成了瓦砾灰烬。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粘罕与东路军会师汴梁,掳走徽、钦二帝和后妃、皇亲,以及文武百官等三千余人。北宋王朝至此灭亡。

至今,会圣宫已消失了九百年之久,仅留下了一通巨碑、一根石立柱(当地人称之为“拴马桩”),还有周围一些与会圣宫有关的地名,以及民间的一些传说故事,成为历史的见证。会圣宫遗址西北面有“朝廷沟”,据说属于宫外别墅之类,当年有精美的建筑、幽静的环境,皇帝和皇室成员时来这里小住,因此得名。较远处还有“游殿”村,传说宋徽宗赵佶祭祖后在会圣宫住了几天,想到黄河边游玩,曾路过此村,村民听说后,知道是皇帝微服私访,就集资建殿纪念,于是村名就成了游殿。遗址北面还有一处名“校场地”,大概有150多亩,是当年禁军操练比武的场所。遗址东北方有一较高的土阜,称“鼎岭”,据说是北宋王朝安放皇权象征——九鼎的地方。遗址东侧有“点将台”和“破盘台”:点将台是禁军统帅发号施令的地方,破盘台是宫内丢弃破盘破碗等器物的垃圾场(见明弘治《偃师县志》)。遗址东南方有 “潘家胡洞”和“杨家沟”,传说是北宋大将潘美、杨业驻军的地方,可与开封的潘杨二湖相映成趣。

痛哉,会圣宫!壮哉,宋陵大碑!


    附《宋史 北宋皇陵要事摘抄》两则:

乾兴元年(1022年)八月,在偃师粟子山采石功成,刻《永定陵修奉采石记》碑,立于缑氏永庆寺内。碑中记采石数目为:砌皇堂石二万七千三百七十七□,□石一十四,侍从人物象马之状六十二□。采石工匠共四千六百人。

天圣八年(1030)正月辛已,作会圣宫于西京永安县訾王山,仍更山名曰:“凤台。”宫在北邙山凤台山上,为宋时祭陵祈福之所。宋史云:天圣八年春正月,作会圣宫于西京永安县,以奉三圣御容。欧阳修亦有《会圣宫颂》。景祐元年(1 O 3 4),又建大碑一座,题名:“大宋新修西京永安县会圣宫碑并序”。碑高一丈八尺七寸,广八尺三寸,三十六行,行字八十四,正书。

2015.7.20

 北宋皇陵会圣宫巨碑 - 二毛羔 - 快乐的老阎

明弘治《偃师县志》


北宋皇陵会圣宫巨碑 - 二毛羔 - 快乐的老阎

宋陵会圣宫巨碑


北宋皇陵会圣宫巨碑 - 二毛羔 - 快乐的老阎

会圣宫碑楼


北宋皇陵会圣宫巨碑 - 二毛羔 - 快乐的老阎

北宋会圣宫鸟瞰图


北宋皇陵会圣宫巨碑 - 二毛羔 - 快乐的老阎

会圣宫石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