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xingyexx@126

译民国耆老洛阳杂诗,看日本鬼子残暴兽行(一)

译民国耆老洛阳杂诗,看日本鬼子残暴兽行(一)

高祐,字福堂,洛阳庞村(现伊滨区庞村镇东庞村)人,生于清同治十二年(1873),1955年去世。他饱读诗书,尤精理学,长期课徒讲学于密县、登封、偃师等地,名闻伊洛。陕西督军刘镇华曾多次邀他到西安执教,以病推辞未赴。亦曾参加纂修《洛阳志》,因战乱未能成书。其古文、书法、诗词俱佳,各地所遗书法碑匾甚多,是洛阳地区近代文化名人。

《洛城杂诗(三)》是高祐《嵩洛草堂遗编》中的一首长篇古典五言叙事诗,共284行,分10节,详细地记叙了亲历日寇围困洛阳,狂轰滥炸,攻陷城池,烧杀抢掠,惨无人道的场景。读之令人痛心疾首,肝肠寸断,不禁怒从胆生,同仇敌忾!诗中的多处细节描写入骨入髓,达到极致,不忍卒读,终生难忘。诗中对乱世匪患的描写也相当真实生动,值得我们深思。

高祐古文功底深厚,精于用典,故这首诗读起来难度较大。为见证历史,揭露日寇暴行,我将它试译成白话诗,分享给广大读者,并将原诗另发文,以做对照。

 

洛城杂诗(前五节

守卫疆土可凭借那些天然之险,

在中原地区首先要属虎牢关。

虎牢关的险阻如何形容?

又陡又峭连猿猴也胆怯得不敢攀援。

再神奇的的工匠都修建不成,

一夫当关千万勇士也难于攻陷。

咸丰十一年捻匪向西攻城略地,

经过激战一举夺取了虎牢关。

偃师民团却在黑石关挫其锐气,

捻军的凌厉攻势受到了阻拦。

他们改变策略从南面绕道,

兵马途经郏县汝州战旗招展。

气势汹汹越过嵩县三涂山,

伊河洛河流域一片骚乱。

平坦和险阻形势无法比较,

敌军手中好像操着胜算。

日本兵和我们长时间相持,

是由于黄河之水决口泛滥。

有一天敌军采取偷渡战术,

像三国时吕蒙那样乘虚向南。

沿着当年捻匪进军的路线,

绕开险阻专走好路平川。

长驱直入攻进伊阙龙门,

洛阳城瞬间陷入了惊慌混乱。

鲜血流淌染红了洛河水,

尸体堆积起来能超过嵩山。

十来天时间洛阳城即遭沦陷,

城内乡下腥风血雨相伴。

千百年来所经浩劫的残酷,

强横的日寇夺取险地攻入城内,

满眼看到的尽是尸体纵横。

千百人众仅十分之一幸存,

只能在刀尖上苟延残生。

一座洛阳城竟然如此惨烈,

从而可知百十座城池命运相同。

都比不过这民国三十三年。

 

洛阳是各路诸侯朝贺之圣境,

自古以来都选它作为京城。

所以内城外郭都相当完整坚固,

城楼和瞭望台高矗直插天空。

日本人的炮火十分猛烈,

为躲避敌人攻击已先拆平。

高墙拆掉平地挖坑,

再疏通护城河希望能阻止日本兵。

一旦被围困遭到攻击,

壕沟和堡垒都发挥不了大作用。

住户房舍虽称得上富庶,

像陈平的封地一样繁盛。

战事紧急要进行巷战,

家家户户都在挖建防空洞。

炮口在墙边开火,

步枪在周围发声。

血战进行了十来天,

敌我双方比着轰炸冲锋。

不是雾罩却天昏地暗,

不是云遮却电闪雷鸣。

广阔的土地血肉横飞,

高大的山岭震惊颤动。

强横的日寇夺取险地攻入城内,

满眼看到的尽是尸体纵横。

千百人众仅十分之一幸存,

只能在刀尖上苟延残生。

一座洛阳城竟然如此惨烈,

从而可知百十座城池命运相同。

 

从天上扔下一颗炸弹,

就会让一千多人丧命。

日本人使用的是非常恶毒的武器,

为的是长久摧残中国百姓。

杀人如同秋风扫落叶,

开关只需一根细丝掌控。

中国人躲避若跑得慢一点,

立时遇害死于非命。

飞来横祸仅差那么一点点,

千百年来谁梦到过这样的事情?

逃跑躲避不是什么好办法,

考虑只有深深地往地下挖洞。

活着都成了地底下的人,

听到警报声就赶快跳进坑道中。

像瓮一样的地窖窄狭只能侧身而入,

但比住在屋子里安稳笃定。

敌机目标观测得很准,

投弹技术非常熟练老成。

下面百姓的房屋和建筑,

每次扔炸弹没有投不中。

房屋炸塌了洞口被堵住,

只能呼爹叫娘痛哭失声。

拼死求生再换一个地洞,

谁知一瞬间又被阎王要了命。

郡府驻地在邙山脚下,

穿窖挖洞已全部被掏空。

躲避轰炸感觉很隐秘巧妙,

但炮火连天战事频仍。

谁知道这躲人的防空洞,

死的人更多更加惨痛!

 

洛阳城有包罗中外的商品货样,

更有以前所没有的大小商场。

繁华街道最有名的是贴郭巷,

富豪财主一家更比一家强。

壮丽的瓮城紧靠着城郭,

光耀无比连通着大街小巷。

官府衙门建筑式样新颖,

宏观和细部都美得像图画一样。

街市上到处是富家子弟,

穷奢极欲笙歌嘹亮。

富庶景象转眼变为荒凉,

劫后余灰铺满了平地高岗。

没有一家不遭战火焚烧,

瓦砾充斥道路不再通畅。

日本鬼子兵败跪下投降,

遭劫后的百姓还想恢复安康。

剜东肉来补西洞,

破瓮垒墙麻绳栓门窗。

商铺装修门面向外展示,

想把店面恢复成原来模样。

但仔细端详店内景象,

却是暂顾眼前十分窝囊。

苟延残喘能避风雨就行,

哪里顾得上修屋盖房?

抗战结束一片焦土,

此情此景令人感叹凄惶。

长吁短叹又有什么用呢?

只能写诗撰赋献给这古都洛阳。

 

有一天飞机从天上飞过,

正好一位客人从郊区前来。

我问他你遇到了什么事,

他长叹一口气说痛哉悲哉。

村子正在飞机的航路下面,

这就种下了意想不到的祸胎。

骤然间听到天边的轰鸣声,

人们奔跑逃避只怕遭到天降之灾。

恨只恨腿脚无力跑不快,

谁肯不顾性命迟延徘徊?

炸弹骤然从空中落下,

有一枚在我们村里炸开。

院子里没有更多的人,

婆媳两个还有一个小童孩。

那媳妇被炸得尸身全无,

血肉横飞散落在院墙内外。

肉块找不到比指头大的,

零星散碎沾上了墙壁青苔。

老太婆手提一只瓦罐,

搜寻尸骨哪顾忌有什么忌碍。

一点一点地揭下墙上的肉片,

装入罐中如同捡拾瓦片土块。

他提着瓦罐告诉年幼的孙孙,

你的妈妈无声无息不会再回来。

这个瓦罐就是你的妈妈啊,

你妈妈的遗体将随这个瓦罐掩埋。

围观的人们满院子恸哭,

哭声连天是多么的悲哀!

 

评论